九叶草

最近疯狂沉迷小英雄!想向全世界安利出久小天使!!!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鹿桑比克:

Laceration:



#原文被LOF和谐,已自我规避,并以链接格式重新发布原文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圌童和性圌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圌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圌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圌童癖宣泄圌欲圌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圌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其实并不罕见,而且经过精心伪装,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圌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圌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圌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圌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圌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这种行为是出自恋圌童欲圌望的自我抒发,还是单纯因为猎奇或觉得刺圌激,甚至是对自己涉及的领域不够了解一厢情愿地美化,这种作品比并未真正伤害儿童的恋圌童者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滥用或美化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这种作品强烈的感染力和误导性,甚至会让原本不是恋圌童癖的恶人,习惯于暴力和掠夺的恶人,对原本不感兴趣的目标产生兴趣。他们或许不是恋圌童者,危害性却极端恐怖。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圌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并不是儿童色情的重灾区,但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隐藏的陷阱绝对比我们想象的多很多。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圌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圌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被几位好奇的创作者问起相关标准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的看法:




因为文学作品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线,很多人自划的年龄界限是14岁,也有严厉的公共场合划在16岁,可供大家参考。




而绘画作品除了符合年龄标准,还必须考虑到画面呈现出的最终效果——其实情圌色作品在创作上需要更多时间和技巧,是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萌系图片混淆的,我相信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




说到擦边球的问题,儿童体态和少年体态其实差距比较大,青涩和幼稚也不太容易被混淆。有的作品中,越过了年龄界限的人物却明显具有大量儿童的体态特征——不是说大眼睛,圆脸颊这种,而是一些更微妙的描写或描画,且带有浓厚的亵玩意味。




这种色情的描写可能寄托在另一个年长的角色身上,也可能只是对角色的特写,甚至可能打着清纯早恋的名义让两个幼童演绎,这种表达是否越线,本身是需要读者作者自己的判断的,毕竟不能矫枉过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但,如果,作品中的角色,哪怕不成年,会被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激发性圌欲,哪怕只是一个设定,那他就是板上钉钉的恋圌童了。




如果是不洗白这种行为的危害,正面写实地刻画这种角色的心理斗争,并避开所有相关性癖幻想的详细描写——简单说就是充分展现出了恋圌童行为不可原谅,这种写实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仅供大家参考。




以下内容追加于2017.2.18日凌晨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从未想过这篇拙劣的东西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响应,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天我连幻听的内容都变成lof的提示音了!实在是又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




很抱歉我的精力有限,对于大家热情的回应无法一一回复,如果有迫切想要提问的朋友,请不要拘束地私信我就好。




在我与朋友们和在座各位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后,我突然意识到,虽然儿童色情的创作和传播都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我最大的目的却是抨击洗白美化恋圌童的作品。我迷失在大量的信息之中,差一点就没能强调这个观点,所以在此补充。




对于恋圌童行为进行洗白和美化的作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是绝对不该被容忍的。




因为最可怕的是,这种作品往往不是十圌八圌禁的,它极有可能是全年龄,存在于人流量很大的平台上,它可能是漫画动画小说同人,可能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最恐怖的是,如果作者本身创作水平很高,它的阅读性和洗圌脑效果都会非常的好。




或许凄美,或许温馨,这种被包装得浪漫又动人的故事,就连具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也会受到误导……所以在此,我不得不用我自己来举例。用我羞于面对的过去。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沉迷日本文化,几乎是来者不拒,接触了大量的漫画,小说,动画,游戏,轻小说,而它们中有不小的比例都刻画了一个东西:恋圌童。




可悲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




养成,重组家庭,小女孩和养父,小男孩和大姐姐,孤儿和温柔的青年,这些故事往往都有个“长大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以至于我完全没能看穿作者掩饰得也不怎么好的罪恶……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理所当然地接受。




当时,我还没能接触网络和社会负面的部分,父母也对我没有相关教育,所以我不知道,我被误导,我相信了那是纯真的爱。




也是那个时期,我阅读了一部推理作品,其中有个犯人,他是个中年男人,和自己十多岁的亲生女儿”相爱”,因为女儿和男同学交往一时崩溃误杀了她。




我看着这个男人痛哭流涕,心想:




“他好可怜啊。”




……而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我简直是羞愧得难以形容,不寒而栗,浑身冷汗。




我竟然同情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我竟然姑息了罪行。我差一点就成了帮凶,共犯。




更恐怖的是……如果我并不那么正常……如果我心中也有潜伏的恶魔……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有些傲慢,但我还是认为,我的智商,阅历,都并不比大多数人低下,但你们看,我多么容易受骗。




更何况孩子?更何况内心本来就有裂缝的人?




所以我想,这一次我的发声,大概是因为潜意识的羞愧,和恐惧。




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好,但,有很多很好的人存在。我依靠人类的善行生存着,所以,我是在向你们求助,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回应。




哪怕有一个人也好,请像我一样,及时清醒过来。




谢谢你们。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提供了理论支持的文章》,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Pedophilia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


那个……列表好多大佬表示都入了宝石之国的坑,就,悄咪咪地问一句,没人看〈将国之天鹰星〉吗?很好看的!!真的!没有女主,而且男主是个女装大佬!(突然兴奋.jpg)

啊哈,我有多久没有见到说同性恋是病的傻子了呢:)

拉低中奖率!!!

七创社:

为了庆祝《凹凸世界》第二季火热开播!

官方WB“七创社”在进行转发抽奖哦!

抽5人,奖品是主角组立牌一套!

去过漫展的小伙伴们都知道这套立牌有多么美!

大家踊跃参加吧!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挂人!!】别人惨痛的真实经历被你“借梗”,你良心不会痛吗?

真恶心

章鱼小丸子:

辣鸡玩意


司里里:



打扰了,请听我说完,求你们。
这不是简单的抄袭,因为原贴是楼主的亲身经历。
大家也许听说过戒网瘾学校,看过相关的新闻,知道里面是怎样的人间炼狱。
原楼主在里面,经历了可谓惨痛的折磨,在那样暗无天日的地方,和一群年纪相仿的少女,在重压下生存,抗争,逃亡。
她离开后,顶着重度抑郁症,将这些记录到自己的帖子里,也是为了警醒其他人。
而一位所谓“作者”,却将这些惨痛的经历,不经原楼主同意,当做“梗”写进自己的小说里,并以之获利。
“作者”苏尽欢,我只想问你,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那些故事,是原楼主血淋淋的经历,不是促进你小说男主感情的梗!
那些小姑娘,是和原楼主一同患难,在绝境中相互支持的朋友,不是你小说中几个无关紧要的女配!
那些用盆吃饭,靠脱衣服胡搅蛮缠才能躲避毒打,逃出又被背叛抓回的绝望,是楼主在那个惨无人道的地狱中的挣扎,不是你小说里炒热气氛的调料!
那是原楼主的伤口!是原楼主流的血和泪!而不是你可以用来娱乐大众的小说!




苏尽欢,你自认为是个作者,但是作者,首先得是个人!
什么叫人道?什么叫尊重?什么叫别人的人生权益不可侵犯?
我告诉你,这是做人最基本的东西。
有些经历,是不能拿来娱乐的,有些故事,是不能开成玩笑的。
你这样的行为,和那《二十二》里的老奶奶做表情包有什么区别?




这是一笔陈年老账,为什么现在又翻出来?因为你还想出个人志。
原楼主在两年前你的文刚完结的时候就找过你,那时候你已经拿了稿费,吃了这口人血馒头。楼主让你道歉,你也发了。
可是现在,你悔改了吗?你没有!你还想继续赚这笔钱!
你可以删微博,禁言,拉黑,
但是,你记住,人在做天在看!
拿这笔钱买的东西,我怕你吃着噎死!




现在我真的后悔自己平时太懒没多写点文,多攒点关注。
加了几个我比较常发文的tag,打扰大家了,真的抱歉。只是我真的想不到别的办法。
我只是个没什么影响力的普通人,和原楼主一样,没有关注,没有粉丝,只有拔刀相助的路人可以帮她说话。
列表的小可爱们,我希望你们能帮个忙点个转载。让更多人看到这位“作者”恶心的嘴脸。
求你们了,谢谢!




————————————————————————
原贴地址我附在评论里,那本侵权的小说叫做《差生》,作者微博@苏尽欢_吃货一号线


【all叶】天然弯与直男斩

缪缪萨:

叽歪歪:



叶小基佬第三版本。找不到前两版本不要慌,因为都被我删了。




我必须为自己正名,因为大家可能实在是对我有些误解,所以我就说一下我这人的基本属性:




只有脑洞部分尚可+苏爽雷无脑




不要对我有太多奇怪的期待OK?




 




***




 




十五岁那年,叶修第一次在春天做了个春意盎然的梦,当他梦见一个猛男伏在他身上乱搞他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完了,他可能是个小基佬。




难怪叶秋五岁就会给隔壁的小妹妹送糖吃,而他十五岁的时候仍对a片提不起兴趣。




早上清醒过来,叶修坐在桌边戳着他妈煎的荷包蛋,人生的方向有些模糊。




过了会儿叶秋顶着头乱糟糟的短发冲下楼,他又起晚了,只能把早饭带到路上吃,可即使如此,他对自己哥哥的情绪感知依然敏感。




“你怎么了?”叶秋咬着包子把外套拉链拉上,顺手摸了摸他哥今天格外可爱的脑袋。




叶修把他的手拍开,埋怨地看了他一眼,那眼角的小情绪倒让叶秋不好意思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招人疼啊?”叶秋含糊地说着话,双手搂着叶修的脖子摇晃了两下。




叶修拧了下他的手臂唬他:“你少把在外面学的那套撩妹技术用在我身上,小心我揍你。”




“疼,疼。”叶秋低声嚷着,其实根本不疼,但他就是爱跟他哥撒娇,还把红了一小片的胳膊摆他眼面前,“你看,都被你掐红了,你给我吹吹。”




叶修翻了个白眼,把吃干净的碗碟放到厨房的洗碗池里,拎起书包准备上学去了。




叶秋在他身后喊:“你怎么这样啊你,你以前不会对我这么坏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弟弟了?”




叶修不为所动地走出家门,把委屈到皱巴巴的叶秋给关在门里,还心想着:




你不懂。你哥哥从此以后就不是和你一样的男人了。




 




叶修离家出走以后混在直男堆里玩网游,网游里女孩少,人妖多。




他们一起玩的几个有些好不容易找到了游戏里的老婆,带来帮会里一走动,叶修能立刻通过他们的说话方式认出这到底是个真妹子,还是个骗财人妖。




久而久之,熟人之间盛传叶修有一双可以识别人妖的眼睛。




吴雪峰有次线下聚餐的时候问他:“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叶修含着糖,舌头卷了两下发出暧昧的口水声:“因为我以前也干过呀。”




“啊?”吴雪峰有些傻眼。




“对象你也认识呢。”当时还未成年的叶修撅着小屁股,牛仔布紧紧包着臀部线条,一手撑着桌子一手去够另一边的果粒橙。




吴雪峰嗓子有点痒痒的:“你看你小小年纪的不学好,怎么学着骗人?”




虽然言语间像是在责怪,语气却相当温柔。




“我没有。”叶修为自己辩护,“是那个孙哲平你知道吧,这小子特别虚荣,游戏里找不着老婆硬要我弄个女号跟他结婚,还要我叫他哥哥,没大没小的。你说我能答应吗?”




“你可不是答应了吗。”吴雪峰不知怎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啊呀,我那不是缺钱嘛。”叶修佯装不好意思,眼神倒是坦荡荡,然后立马甩锅,“可这基本上还是孙哲平的错,这么点大就知道用金钱收买人心,长大了还得了。”




话说着,时年十六岁就已相当狂拽酷炫屌炸天的孙哲平进了包厢,一眼看到叶修:“哟,这不我老婆吗。”




“我呸。”叶修正在吃吴雪峰给他剥的虾,舔了舔嘴角的酱汁,“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呢。”




“你才不要脸。”孙哲平把叶修另一边那位叫不上名字的可怜人给挤开,硬是坐到了他旁边,热乎乎的气全喷在叶修的脸上、耳廓,“昨天晚上还叫人家好哥哥,今天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叶修鄙夷道:“看不起你这种在游戏里也要绑定好姑娘的死直男,现实里特别缺爱?”




孙哲平嘿嘿笑道:“你看我像吗?”




叶修其实是知道孙哲平的,他们那圈人大多都听过孙哲平的名字,比起叶修这种藏着掖着某天忽然叛逆的离家出走来说,孙哲平的肆无忌惮倒是贯彻始终,他们家经商,也不怎么管他,不像以前从军的叶修他爸,就只想把叶修和叶秋教育成他自己那样。




所以叶家和孙家也没什么来往,叶修知道孙哲平,但不确定孙哲平有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不过就算孙哲平把他和那个叶家离家出走的大儿子对上号,叶修也不怕他会把这事儿捅到叶老爷子面前,因为他知道孙哲平不会。




孙哲平平日里大概放肆惯了,见到自己名义上的游戏伴侣直接上手一阵狠搓,叶修一边躲一边让他不要摸了,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我可是大人了,你怎么能这样摸我。




彼时的叶修还不太社会,跟人群里混大的孙哲平段数差太多,被抱着搓扁揉圆连脑袋都晕乎乎的也没能挣开。




这群人也就第三次线下聚会,彼此之间却已经很熟,可熟成叶修和孙哲平这样的实属少见,吴雪峰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




叶修再次推了推孙哲平,可算把他推开了,孙哲平笑得挺好看,但看上去特别坏,显然不是啥善茬。假以时日,很可能成为有许多好妹妹的坏哥哥。




啊呀,叶修有些烦恼地夹紧了腿。




都让你这瓜娃子别摸了,摸得我有点小硬。




 




后来孙哲平再提起这些事,是兴欣和义斩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此时的孙哲平脾气已经变了很多,不再像十几岁的时候那样浪荡外放,但骨子里的嚣张却一点没少。




然而提起往事的时候,眼中却流露出些许怀念的柔和:“叶修那时候也就那么小一只,特别好摸,很软很滑,还会捏着嗓子叫我哥哥。”




叶修看着孙哲平双手比出一个篮球的大小,忍不住呵呵一笑。




“他当我是出来卖的呢。”叶修夹了口菜,“居然要出钱让我当他游戏里的老婆。”




“唉我知道,线上游戏的老婆怎么可能是女生。”魏琛阴阳怪气地说了句。




“叶神,我想……”楼冠宁露出和他高大身躯有所不符的羞赧表情,“你也卖给我呗?”




叶修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会再因为这点小钱出卖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反而教育楼冠宁金钱不是一切,金钱买不来人心。




楼冠宁有点委屈,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会看中我,不就是因为我有钱吗。




 




俗话说,故事太多的人共性都是不要脸。




孙翔偶尔会觉得这话有点意思。




以前叶修在他看来是个死皮赖脸臭不要脸的家伙,现在叶修在他眼中是个很有故事的男同学。




孙翔也想过克制自己的视线,不要太过露骨,然而效果微乎其微,甚至有一次楚云秀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你看着叶修的眼神很饥渴。”




孙翔大惊,支支吾吾地让她别乱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黄少天作为楚云秀的同期生踊跃搭腔,“昨天去泡澡的时候你是不是一直盯着老叶粉色的咪咪看个不停?”




“等等黄少天,”方锐怒道,“你怎么会注意到老叶的粉咪咪是什么颜色?”




周泽楷冷飕飕的眼刀直往黄少天身上砍:“变态。”




“我变态你变态?”黄少天勃然,“你昨天洗完澡是不是偷偷放了一个套子到老叶的衣篓里?你说说你有什么企图。”




“那你盯着叶修的储物柜干嘛?”楚云秀苍蝇搓手,十分兴奋,出来凑个热闹。




张新杰很冷淡:“是不是看他储物柜没锁打算偷拿些东西出来?”




“你又是怎么注意到他的储物柜没锁上的?”喻文州微笑。




“是不是还打算把他内裤给拿了让他没了内裤只能真空,然后在暗处观察他羞耻万分的样子?”李轩随口一说,却遭到狂轰滥炸,被大家冠以国家队头号老司机之称,李轩说他不是,没有人听,说他没有,也没有人信,一时间极为可怜。




无意间听到这样对话的叶修有点困扰,他觉得直男应该不会这么敏感,也不会这样针锋相对。




他们的对话之间gay气冲天,骚气蓬勃。




但说不定他们只是在闹着玩呢。




叶修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不能因为他自己是基佬,就看谁都像基佬。




这样不好。




 




***




 




说明一下,我的文结尾标end,那就一定是end了,结尾标tbc,它可能过了一个星期也会变成end。




很玄幻了是不是呀,不太懂这是什么原理诶。


这是啥(´Д五脸懵逼)

分享一位艾尔之光的奇葩菊苣

令人智熄的操作,请务必送她火一把

墨映月:

艾特无辜躺枪的主人公阿零 @零离 

yoyo靡音:

我yo日天今天就要打死你。

不是,谁给你的勇气说出「金瑞卡雷这种不正常的cp」这样的话?梁静茹吗?

我现在告诉你除了雷祖其他凹凸的cp都是非官方cp,都是不正常的cp。

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哪来的见鬼的优越感?就凭和你喜欢上同一cp的人比较多?你用右手写字身边的人都用右手写字所以你就有资格说左手写字的不正常?你是异性恋身边的人都是异性恋所以你就有脸说同性恋不正常?同人本就是对官方创造的角色的自我意识衍生与叠加,谁都一样,萌个cp你还萌出优越感了你,不得了了你,还是说教育不过关连尊重文化差异性都不知道,或者是生来就性格自我就是个讨嫌的人?

瑞金那么多太太兢兢业业为圈内营造出和谐繁荣富强民主的氛围(……),你个沙雕一句话就可以抹黑。我瑞金是造了什么孽要被你个老鼠屎喜欢上。

同时心疼下被膈应到的金瑞的同志,我也不是他爹妈没资格替他道歉,只能在心里惋惜你们不愉快的遭遇。虽然知道没什么可能但还是希望不要把这笔账算到瑞金头上……私心认为瑞金也是受害者。

同时也给列表我的瑞金粉看看,引以为戒。当然我相信喜欢我的小天使们都是好孩子ww如果有觉得这人说的没错是我多事了的朋友,也不用戒了,取关吧。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打cptag了,省的再打扰对圈。

贴上
挂人地址

这人是个空号,白嫖的不可能是那个关注数,他他娘的就是来给瑞金雷卡招黑的,其心险恶!我们不背这个锅,不背。求不要再说「看看你圈出了什么样的极品ky」这种话了。